C114通信网  |  通信人家园

新闻
2020/5/4 11:38

华为是如何做投资的:先给两个亿订单 一年送上市

投中网  

2020年4月,华为投资的芯片公司思瑞浦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得受理,这是华为2019年4月设立子公司哈勃科技作为国内投资平台之后,投出的首个进入IPO阶段的项目。

巧合的是,此时距离哈勃科技正好过去一周年。仅用一年时间即收获IPO项目,以VC的标准而论哈勃科技的表现堪称完美。更值得推崇的是,华为在投资之外,还对思瑞浦的产品、技术和业务起到了巨大的帮扶作用,这是任何VC都学不来的。可以说,思瑞浦能够迅速实现科创板上市,华为居功甚伟。

工商注册信息显示,哈勃科技起步资金为7亿元。在2019年华为一口气投资了7家公司。2020年1月,华为继续追加对哈勃科技的出资至14亿元。此后华为已经又投出两个项目。可以想见,2020年华为将继续“买买买”的节奏。

“断供”事件之后,搭上华为快车

“华为过去其实不太理国内公司,但是中兴出事之后,华为的态度明显改变,我们有的企业,华为不仅给订单、给资金,还直接派技术团队过来指导。”一位基金合伙人告诉投中网。

梳理时间线,很容易看出思瑞浦正是搭上了华为这一转变的“快车”。

招股书显示,一家神秘的“客户A”2019年为思瑞浦贡献了1.7亿元的销售额,占后者总营收的57.13%。

招股书显示,客户A从2018年开始向思瑞浦采购,2019年开始放量,采购的产品主要是信号链模拟芯片,这是5G基站的关键部件。

客户A的具体名字虽没有披露,但确认是思瑞浦的关联方。翻阅思瑞浦的关联企业名单,惟华为可能有如此大笔的采购。

  综合招股书信息,思瑞浦与客户A的合作过程如下:

·2016年,思瑞浦与客户A建立合作关系,着手为其开发多种高难度的模拟芯片。

·2017年底,经过客户A质量部、采购部等多部门的现场稽核,思瑞浦获得客户A合格供应商认证。

·2018年底,因思瑞浦的产品综合性能和稳定性等方面获得认可,客户A开始采购。

·2019年度,随着双方合作的进一步深入,客户A向思瑞浦的采购开始放量,成为第一大客户。

可资对比的是,正是在2016年3月,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实施出口限制措施,华为开始推动供应链国产替代,扶持国内小供应商。

一朝起飞:从净亏800万到净利7000万

如果客户A的确是华为,那么对思瑞浦来说,得到华为的支持就像装上了火箭引擎一样,瞬间起飞。

思瑞浦的主打产品是信号链模拟芯片,功能是完成模拟信号与数字信号的转化。招股书称,思瑞浦在2017-2019年为通讯行业客户量产超过1亿颗芯片,并成功进入中国通信设备龙头企业的供应链,突破了国外厂商的垄断。简单理解,思瑞浦的芯片产品提升5G基站国产化程度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但思瑞浦在创业之初发展非常困难。思瑞浦成立于2012年,其创始团队基本由海归技术人才组成,董事长ZHIXU ZHOU曾就任美国摩托罗拉半导体;另一名董事HINGWONG则有IBM芯片开发的经历。

思瑞浦目前的第一大股东华芯创投,是著名国际VC机构华登国际在中国的基金。在2012年国家集成电路基金成立之前,在中国较为系统投资半导体领域的机构不超过5个,华登国际是其中之一。根据创业邦的一条报道,在得到华登国际投资之前,因为市场表现太差,思瑞浦已经陷入生死危机,团队四散。

实际上,直到华为介入之前,思瑞浦的产品销量和利润一直都起不来,处在亏一年赚一年的境地。2016年思瑞浦申请在新三板挂牌,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,2014年收入3056.53万元,净利润仅18万元。到2018年,创业六年的思瑞浦收入1.14亿元,净利润为-882万元。

但在2019年,神秘客户A的订单让思瑞浦直接上了一个台阶。收入增长167%达到3.04亿元,净利润则达到7098万元,弥补了创业以来的所有亏损,扫清了上市之路。

当然,这也让华为的投资有非常丰厚的回报前景。

2019年7月,哈勃投资以7200万元认购了思瑞浦增发的224.1147万股股份,增资单价为32.13元/股。思瑞浦投后估值9亿元。

按招股书,思瑞浦计划在科创板发行不低于2,000万股,拟募集资金8.5亿元。由此观之,按预期的发行价,思瑞浦市值可达40亿元以上,华为的投资回报可达数倍。考虑到背靠华为销售增长的确定性,还有华为的概念效应,思瑞浦的市值上不封顶。

华为的投资逻辑:收益只是顺带 目的是生存

一位前华为投资部员工告诉投中网,据他了解,哈勃科技目前仍无独立投资团队,而仅仅是一个出资平台。哈勃科技董事长白熠是华为企业发展部负责人,该部负责华为投资并购活动的具体实施,但投什么企业、赛道,一般而言来自具体业务部门和集团管理层的决策。

由此看来,哈勃科技的投资活动,虽然有相当不错的获利前景,但出发点是较为纯粹战略投资,财务投资的色彩非常弱。

哈勃科技已经投资的9家企业全部位于半导体领域,眼光聚焦、战略目的明确:就是要解决华为供应链的国产替代问题。这对华为而言是一个巨大的转变:过去华为是几乎不投资供应链企业的,任正非多次说过华为不养“儿媳妇”,因为养了“儿媳妇”就不能“见异思迁”,而华为只有随时“见异思迁”,选择最好的供应商,才能保证做出最好的产品。但在“断供”的威胁下,在国内扶植供应链是华为必须做的现实选择。

截至目前,哈勃科技投资列表如下:

从这份列表来看,哈勃投资的企业轮次偏早,都是有细分领域的“隐形冠军”潜质。

本次申报科创板的思瑞浦,是少数实现通信系统模拟芯片技术突破的本土企业之一,是国内信号链芯片的龙头老大。

再比如最近投资的新港海岸,以企业级高速光通信及时钟芯片和高清显示相关芯片为主要产品,拥有国际领先的自有专利技术。

3月份与愉悦资本等VC同一轮投资的鲲游光电,是目前市场上少数可以设计并生产全息光栅光波导的公司。

作为产业下游最大的系统商,华为基于市场需求的投资布局,对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拉动作用无可替代。

给作者点赞
0 VS 0
写得不太好

  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C114通信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热门文章
    最新视频
    为您推荐

      C114简介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手机版

      Copyright©1999-2020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| 沪ICP备12002291号

      C114 通信网 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:021-54451141

      手机棋牌游戏 斗牛棋牌| 手机棋牌游戏| 斗牛棋牌| 吉祥棋牌| 手机棋牌游戏| 斗牛棋牌| 吉祥棋牌| 手机棋牌游戏| 天天棋牌| 斗牛棋牌| 斗牛棋牌| 棋牌游戏| 棋牌游戏| 手机棋牌游戏| 手机棋牌游戏| 天天棋牌| 斗牛棋牌| 手机棋牌游戏|